您的位置: 双辽信息网 > 历史

荷塘尜儿旅行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9:49

【一】   回老家收拾儿时的玩具箱,一只睡在底层的尜儿见到我后,痛哭流涕说道:“主人哟!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你将我放这已经快50年了,你也太狠心了!想当年,你我寸步不离,早晨上学,你早早就将我装进你的书包里,你知道老师不让你同我玩,同我玩虽然快乐,但危险性太大。有多少小朋友因玩我而头破血流。你父母多次叮咛你,你就是不听,为此没少回家挨屁股板子。不论怎么挨打,每当晚饭后,院外小朋友娱乐欢笑声,对你就是命令,你会同父母说慌,冒着回来挨父亲屁股板子的险,也要同年纪相仿的小伙伴们聚在一起,先打我的头,再打我的脸,我流泪你们都不顾,还以谁打的最准、打得最狠、飞得很远为荣,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为这我流过多少心酸的泪,你们谁知晓?”  我可真好久没听到别人批评了,不过今天尜儿的批评越听越亲切,说的都是真情实话,我心里感到非常亲切。  尜儿的话让我浮想联翩,真的,我自从读初中,已经快50年没理尜了。  我的尜是用柳木棒子做的,20厘米左右,中间粗,两头用刀削得光溜的、尖尖的。鸡蛋粗细,尜板是用榆木板做的,宽三寸,半寸多厚,一尺多长,手柄那端窄一点,怕摸手,还缠上布条。  尜的主要玩法就是“要丈”。比谁能将尜儿打得远,谁“要丈”多,谁赢。“丈”用尜儿板来量,一板一丈。  玩的时候用嘎板使劲儿打一下尜儿的尖,尜儿会跳起来,瞅准尜儿的位置,挥板打尜,让尜儿飞得越远越好。  那时候你可真狠,每一次都将我打出很远,你是赢了,我可痛够戗。你什么时候也不知道问候我一下,不知道人家心里有多委屈。  尜儿的话说到了我的疼点上了。我是个粗人,不知道尜儿也需要安慰。看着尜儿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动了侧瘾之心,感到对不起尜儿,觉得最近也有时间了,想给尜儿点安慰,告诉尜儿:“50来年没见,可以实现尜儿的一个请求。有什么请求自己定。”我的话一出口,尜儿立即笑逐颜开,连连讲:“主人你可不能反悔哟!”我说:“你放心,只要你的请求,我能做到,我一定不会反悔。”“说起来也十分简单,常听你们人类说:‘读万卷书,行万路里’是一件美事。读书我是不行了,但我想让你陪我出去看看世界,别说行万里路了,就看看家乡我也满足了。”尜儿说得小心翼翼,只怕我反悔,其实我早就想出去看看世界,只是觉得没有机会,这次尜儿的请求正合我意,我爽快地答应了。尜儿高兴得手舞足蹈,像一个淘气的小娃娃。  “好吧,我们明天出发。今天你好好睡一觉。”尜儿快乐地进了被窝,不一会就发出了有节奏的酣声。  我告别了尜儿,回到了我的房间,尜儿开心调皮的样子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退去,我的心情也很不平静。久违了!我的嘎儿,我的嘎板。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捯饬得很整齐,一身运动装,请出尜儿,我们一起上路了。  一出仓库门,尜儿就惊叫起来:“这是我们的家吗?院子怎么这么大,房子怎么这么多、这么高,墙上用的是什么材料,这样白?这院子里红的绿的大轮子、小轮子的铁疙瘩,都是啥玩样?我可从来没看见过。”  尜儿的惊喜让我止住了脚步。细细看看我家的院子,同50年前真的是有天壤之别!50年前,我家住的是低矮的土房,房盖是高粱秸杆铺成的,房檐插的是高粱茬子,纸糊的窗户没有院墙,下雨,刮风,窗户马上是百孔千疮,常常要用锅盖去临时堵一下,屋内的光线十分差,写点作业什么的要在呛人的煤油灯下,作业没写多少,人已经被熏得同大熊猫差不多。时间可真快了,这一晃已经过去50年了,特别是这30年,我的家每时每刻都是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而尜儿只是在箱子里睡大觉,上哪儿知道这些变化。我只好向它进行详细的介绍。  这院子还是我们的老院子,只是经两次重建,变成了现在这模样:正房、厢房、耳房子共10间,砖石结构大瓦房,塑钢门窗;这墙面白亮度的原因是墙面上粘有一种叫磁砖的东西。而这院子里这红的、绿的大轮子、小轮子的铁疙瘩,都是种地用的农业机械。“怎么!种地要用这么多的机械?是不是将全公社的机械都集中到一起了?”尜儿的话,让我再一次想起了当年朝鲜平安北道农业考察团队一行12人来我所工作的乡镇考察,当看到一农民家养100多只东北细毛羊的时候,曾提出疑问:一家能养这么多羊?对我们的新农村建设成果有疑问。而尜儿的疑问也在理,当时,全公社也没有几台农业机械,更不用说那么多台便捷实用高效的农机具。而今,二弟的多台实用新型农业机械如旋耕机、覆膜机在当时做梦都想不到,而今都已经走进了农家院。而红砖垒成的围墙,铁大门,比当年生产队的大院子还大,真让尜儿想不到。  出了大门,刚踏实上柏油路面,尜又停着脚步不走了。这是什么路,黑呼呼的,走在上面将鞋贴得“嘎嘎的响”,尜儿不敢迈步了。  我告诉它:“这是柏油路面,是国家为从根本上解决农村、农民行路难,在全国实施的‘村村通油路’工程的结果。该工程从此让大山深处的老百姓再也看不到马车‘打误’(抛锚)的现象了。”  “这也太好了。”尜儿的话,说出了老百姓的心声。  向前没走几步,尜儿突然间抱着我的腿不走了,大喊:“地震啦!地震啦!”我一惊。“主人,您听,这轰轰隆隆的地震前奏!”我细一听,原来是从远方过来了一个运输矿产资源的车队。我告诉尜儿:“这不是地震前奏,是车队。”  “什么车队这样大的声?”  “你好好看看就知道了。”  一辆辆装得满满的重型卡车风驰电掣而过,尜儿看傻了:“这那是卡车,这分明是一座座流动的山丘,这也太吓人了。在我的记忆中只有解放军的十轮大卡车载重量最重,也就10吨,这大车得有多少轮子?最多载重得多少吨?”  “最少也得有20个轮子吧,我真没细数。要说载重,那辆也得百、八十吨吧。”  “我的天哟!吓死我了!”  尜儿从没见过载重超过10吨的卡车,我同它讲:“这可是老太太看地图——哪儿到哪儿哟?如今我国汽车制造业已经同世界接轨,仅载重汽车就有几百种基本型,其中全轮驱动载重汽车最大功率超过数千千瓦,拖载能力几百吨。世界已经有名了!”  “什么?一台载重卡车能载几百吨,主人,你不是喝多了,照相馆的药水——泡人吧?”  我告诉它这已经是千真万确的事,它表现得非常惊呀!  又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村前三条小河第一条的边上,一座月牙型的拱桥牢牢地镶嵌在小河上,走近,桥头堡上的雕刻活灵活现:“大禹治水”“三娘教子”“岳母刺字”,一幅一个故事,每一幅都让人感动,犹如走近一幅纯朴的古代思想品德教育画展区。  尜儿拽着我的裤腿不让走,大声地问我:“主人,这儿真的是我们当年在这儿洗澡的那条小河?”  “难道不是吗?”  “我是看不出来了。当年,这条河可没少惹祸,一到雨季,洪水泛滥,河岸不断被冲刷,河床不断的加宽,两岸的庄稼地经洪水一漫,寸草不生,农民怨声载道。那年夏天,你的朋友‘站柱’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在小河中洗澡,上游下雨,一股洪水过来,他一点也不知道,被洪水冲出老远,要不是王大哥发现的及时,冒死从水中抢回来,估计他早被冲到东海喂老鳖了!”  “那可是过去的事情了,那年头河水三年两改道,河道宽宽的,一望无际,怎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山上青松戴帽,山坡梯田层层,河岸杨柳镶边,山水根本不流失了,山洪泛滥已经是昔日桃花,今天河水已按人的意识前行。”  “什么?河水已经按人的意识走了,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定胜天吗?”  “怎么?河水按人的意识走还感觉奇怪?在如今,中国人已经在太空行走,滔滔长江都已经按人们的意识,驯服得像只绵羊,跪伏在三侠大坝前,再也发生不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还在为人类发着电,运送着物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已经是真实的生活写照了。”  “怎么?长江都让人类治服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如今的人类已经是无所不能,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了。”  尜儿越发显得惊讶:“难道我们家门前的小河上都有了小桥吗?”  “不但我们家门前的小河,如今在我们县,在我们市,所有的村都已经通了柏油路,所有的河都已经架上了桥。极大地方便了人民大众的出行。”  “这也忒让人理解不了了!”  “上朔几千年民族发展史,唐修塔,镇河妖;宋修庙,传经、授戒、解惑,其实都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同人民大众的生活都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而只有这个朝代,一切为了人民,一切服务于人民,将提高人民大众的生活质量真正当成头等大事来办,为人民服务,建设和谐社会,这才出现了‘共产党时代修大道’的亲民爱民实际行动。”  “我为赶上这个好时代而自豪!”尜儿都有些喊差声了。  又向前走了几步,河岸上矗立着的一排排大型风力发电机,在微风吹拂下,发出轻轻的轰鸣声,这些转动着的“大风车”和游走的羊群、牛群映衬着,山村如同一幅美妙的风景画。尜儿再一次叫了起来:“主人,是什么将过年时候的风车立在了小山上?再说这风车也太高太大了啊!”  “这可不是过年立的风车,这是现代科学,人们利用风吹动风车,让风车带动发电机发电,风能是新能源中非常重要的一种。与其它新能源相比,风能具有明显的优势:蕴藏量大、分布广泛、永不枯竭,对交通不便、远离主干电网的岛屿及边远地区尤为重要。家乡独特的风力资源优势,使之成为国家风电基地之一。使用风力发电,每兆瓦每年能减少约2200吨的温室气体排放。面对当今世界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和资源(特别是化石能源)枯竭问题,风,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风是新型的能源之一。”  “主人,你越说我越不明白,这社会发展怎么这样快?风都是在为你们人类做贡献,只有我还在睡大觉,这也太不象话了!”  “好吧!我们一起努力,为了家乡美好的天。”我俩的手紧紧围绕握在了一起。  一辆国产黄河大客车由远而近,我打了个手势,客车嘎然而止,尜儿又是一次惊恐:"这车也太大了,这得有多少座位?”  我讲:“如今村村都通了公共汽车,从安全角度,任何线路公汽都不允许超员,随着客流量的不断增加,各条路线车都在不断地更新,大有越来越大,越来越豪华的趋势,极大的方便了人民大众的出行。”  “这也太方便了!想当年,我们去一次县城,要步行十几里山路才能到公共汽车站,每天只有一趟车,说是12点,多因路上有几条河,特别是雨季及早春冰雪融化,初冬河水结冻的时候,那天也没正点过,那年冬天一个大北风天,我们去姐姐家,等到天黑也没等来。结果还把手你的脚冻了。受了一个冬天的罪。用茄子秧,辣椒熬水洗过好多次也没见效。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是一次去县城,粮库的一位亲属给你找了一个拉石头的拖拉机,在石头上坐了两个多小时,一路上颠颠簸簸,不知道吃了多少土,干净的衣服挂满了土。就是为了省8角钱的车费。又过了几天,那位亲属来家,你又是炒菜又是买了酒,一次耗费了最少10次的车费,你还说值,多个朋友多条路。”  尜儿越说越激动,车上的人都在听,我告诉它小声点。  说着话,我同尜儿来到了我们昔日经常赶集的地方,一下车,尜儿又傻眼了:“主人,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我告诉尜儿,这就是我们昔日赶集的地方。它异常兴奋:“这是真的?这才几年,就变化成这样了,您要不说,打死我也不敢相信。你看看这宽宽的马路,两旁楼房林立,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而当年,矮矮的草房,街道没有百米长,百十来户的山村,看不到一间砖石房。就是县城,也只有县委和小楼饭店两座二层小楼,你再看看这哪儿还有过去的影子。这儿当年是河滩地,那边还有两大沟,今天都盖起了高楼,真让人想不到。怎么?这是市场?这也太大了,这怎么卖啥的都有?粮食、棉花可是国家统购统销的物资,大米白面只有粮库经营,今天这怎么都摆在了市场上?这样下去还了得,市场还不得乱套?那一个个大铁架子都是干什么的?怎么山沟里也安了路灯?这同城里有什么两样!”  “叮当”,手机柔和的彩铃声打断了尜儿连接珠炮般的发问,我接听着,尜儿在身旁都看直眼了。当我收起电话,放进兜里后,尜儿诡秘地拉着我的衣角,将我拉到一个人相对少的地方,小声在我的耳边上说:“主人,你什么时候干起了特务,你在同什么人秘密联系,你的电台也太精巧了,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公开打秘密电话,你也不怕让民兵小分队员发现?”  “哈哈…老朋友,看来你真的落后了,这是手机,如今电话已经普及到普通百姓家,你看那两个大铁塔了没有,那就是发射台,已经同世界连网了,在这样儿就可以将电话打到世界各地。前几天日本发生特大地震引发海啸,东院老张家的孩子在日本留学,可将一家人急坏了,过了几天,父母就是通过手机与他联系上的。现在手机已经是家庭必备用品。说起来你可能会笑,就连放牛、放羊的老哥们都用上了,那天我就看到一位大哥在山里给家人打电话,一脸的幸福感,原来是老母牛下了头母牛犊,让家人也同他一起享受快乐。” 共 1044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遗精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导致癫痫患者出现癫痫病的原因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