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双辽信息网 > 时尚

贩罪 第三章 审问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0:50

贩罪 第三章 审问

房间外面有重型机械正在运作着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某种流水线,也许这里是汽车厂、肉罐头厂或是饮料厂什么的,德维特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些事,无关紧要的事。

一小时前,他被套上黑色的头套带到这里,一间只有十平方米左右的空屋子,窗户都被封了起来,整个屋子只有头顶一盏吊灯,光线照不到四周的墙壁和角落。

德维特被绳子绑在一张椅子上,揭开头套后,跟在桑尼身边的那个大个儿打手就开始揍他。打手的名字叫加瓦,业余拳击手,看块头也至少是中量级的,他把纱布缠在自己双手上,对着德维特的腹部,胸口、脖子和脸足足打了四十分钟,另外还花了二十分钟左右来问问题,但他得到的答案基本是“你出拳像个醉汉”或者“我看你快喘不上气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满地的烟头说明桑尼的时间和耐心都已被磨得差不多了,而加瓦似乎也放弃了审问,他走到桑尼身边,凑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道:“我看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曾经在中东遇到过类似家伙,两个小时的电击连名字都没问到。”

桑尼推开加瓦,从上衣里掏出手枪,顶着德维特的额头:“听着,混蛋,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把你上级的名字说出来。”

“我早就说过了,如果你稍稍运用一下自己装在脑壳儿里的那个器官,早就可以排除我是警察的可能性了。”

枪托重重地敲在了德维特的下巴上,桑尼愤然道:“好,既然撬不开你的嘴”他转身,从屋子一角的黑影中,拉出了另一张椅子,迈克正被绑在上面,不过看上去他还一拳未挨。

“对不起了,伙计,我只能从你这儿想想办法了。”桑尼挥手示意加瓦过来,看来准备对迈克动手了。

“嘿!嘿!这是干什么!我跟着事儿有什么关系?!这人是你介绍给我的,我认识他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我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迈克赶紧叫道:“况且我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了!”

“是的,你全都告诉我们了,你说他一个人把杰诺维塞家族来交货的人统统干掉,扔进了密歇根湖,然后拿上钱,带着你逃离了近半个城市警力的追捕。你以为这是在电视游戏还是在拍电影?我看上去像是三岁小孩儿吗?迈克,我的伙计,我们之前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但如果你继续编故事,可不能怪我不顾及往日的交情。”

“你不是三岁小孩儿,只是有点蠢而已。”德维特在桑尼背后笑道。

“你这杂种!”桑尼气得暴跳如雷,冲上前去对着德维特就是两记老拳。

加瓦这时把双手上沾满血的纱布解开扔在地上,换了两条干净的,重新缠在手上。他早已脱掉上衣,两条胳膊上肌肉虬结,青筋突起,这虎背熊腰的壮汉往白净消瘦的迈克面前一站,越发显得这四眼儿学生弱不禁风,就是把绳子解开,估计迈克也会被三拳揍趴下。

“小子,要我帮你摘掉眼镜儿吗?我可不希望镜片儿插进眼珠子以后,你像个娘儿们似地叫唤。”加瓦的右拳往自己左手掌心敲了两下,貌似是准备动手了。

迈克赶紧道:“等等等等……你们等等,别动手,我可以解释。”

桑尼又走了过来:“我听着呢。”

迈克道:“既然你们不相信我之前说的,我可以帮你们分析一下你们所担心的最糟糕情况,无非就是……德维特是警察、特工或者HL什么的,而我则和他达成了某种交易,帮他隐瞒昨天发生的一些事情。但你们可以再好好想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桑尼道:“为什么?就因为你昨天才遇到这个人,我就该相信,你没有任何可能被他收买吗?像你这种小子我见得多了,自恃受了点儿高等教育,暗地里做些非法勾当,只要条子找上门,用坐牢和前途来威胁你时,你就像个****似的立即转作线人,盼着能把像我这样的人送进牢里,去换取一个证人保护计划什么的不是吗?”

迈克咽了口口水,回道:“卢切斯先生,我得再重申一下,是你让他来找我的。”

桑尼道:“是的,因为我觉得这家伙是个骗子。他居然自称‘顾问’……”他回头抓起德维特的头发,对着他的脸道:“你以为我没听说过那个顾问吗?如果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男人走到我面前,也许我还会有那么百分之一的可能相信这件事儿,但你这小子不觉得自己要冒充一个传奇人物还显得太嫩了点儿吗?”

德维特只是笑笑,懒得回应。

桑尼又回到了迈克面前:“所以我就把托尼的交货时间还有地点都告诉了他,并对他说

,‘如果你真是顾问,你知道该怎么做来证明自己’。”

迈克回道:“接着你就把我介绍给他,因为我对城里的各种交易情报都有所了解,如果德维特真的报警去破坏交易,事后你可以把自己完全撇清了。”

桑尼笑道:“猜的不错。”

迈克继续道:“到时的结果,托尼可能被捕,或者干脆因拒捕被击毙,即便他没死,或者警方告不了他而把他放了,可这条线上的买卖肯定黄了,托尼在杰诺维塞家内部也会很不好过,你的报复目的就达到了。

但无论结果如何,杰诺维塞都会怀疑这件事是你在背后搞鬼,因为你和托尼一直有过节。到时候,你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德维特指认你,你也可以说他是个骗子,想靠卢切斯家族的势力保护自己,并且在恰当的时机把我推出去,当成某种证据,证明交易的信息不是你透露的。”

德维特又在后边儿发言了:“桑尼,这小子要比你聪明多了。”

“你这混蛋再不闭嘴,我就割断你的舌头。”桑尼回头威吓道。

迈克话锋一转:“可是你没想到,德维特根本没有按照你想象中的去报警,而是选择了黑吃黑,并且成功逃脱了。因为你不相信他能办到这件事,所以就怀疑,他是警方的人,不管昨晚他干了什么,都是由于警方的暗中配合才能完成的。”

桑尼道:“对,所以我们的话题不还是说回来了吗?小子,这条子给了你什么好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迈克长吁了一口气:“如果芝加哥这城市还在正常运转,我想昨晚发生的一切,你今天上午已经在报上读到了。”

桑尼闻言神色微变。

迈克接着说道:“媒体的报道应该是,发现了两辆烧毁的车,一辆是厢式货车,一辆是在下午制造过交通混乱的肇事逃逸车辆,现场发现了一些脚印,但没有找到任何人。”他说到此处顿了一下:“你不觉得这和我之前告诉你的实际情况是完全对得上的吗?”

桑尼冷哼一声;“对得上?我怎么觉得,条子们抓走了托尼一伙,并故意放跑了你们,然后对外封锁消息这种情况更对得上?”他看着迈克:“而且你们今天上午十一点来找的我,早晨事先看过几张报纸也很正常。”

迈克道:“那么,完全按照你的推测,假设德维特就是警方派来的卧底,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

首先,德维特企图以一种非常惊人的方式打入你们家族——冒充顾问,我觉得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卧底警探,就算选择在酒吧里朝你脸上扔花生都比这种方式要好。

而你从一开始就没相信他,可见他第一步就走失败了;然后他又跳入了你设计的明显圈套之中,并且他还用威逼利诱之类的手段贿赂了我,一个认识才半天不到的人,接着在昨晚一切设计完成后,带着我这个完全谈不上忠诚、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人,自投罗般地再来见你,丝毫不担心我因为扛不住严刑逼供而出卖他。”

桑尼脸上的表情数变,看样子是动摇了,而迈克还没说完:“卢切斯先生,你该好好想想,你的怀疑是毫无根据的,不合乎逻辑的。另外,即便你一意孤行,非要说他是警察,我也强烈建议你不要再拷问我这个本来就置身事外的人了,你直接一枪把他解决掉就是,他跟我毫无关系,今天我会跟他一起过来,是因为这个混蛋拒绝付钱给我。”

话到此处,屋中又响起了第五个人的声音,那低沉的声音道:“好了,桑尼,你和加瓦先出去吧,别忘了关上门。”

桑尼应了一声,又瞪了椅子上的两人一眼,和加瓦一起走了出去。

屋子的角落,那黑暗中,还有一个人,他从一开始就在那儿,不过德维特和迈克都没注意到他,桑尼和加瓦也有意装作屋里只有四个人的样子。

阴影中,走出一个白发老者,留着络腮胡,穿着一套工薪阶层一年工资才能买得起的西装,他也搬了张凳子,坐在两人前方,开口道:“我很欣赏两位,要知道,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整天到处瞎混,过着花花公子的日子,让父母非常担心。”他的目光移到了德维特的脸上:“希望你能原谅我的多疑,我完全相信顾问是一位才能卓越并且十分年轻的人,我只是讨厌那些卧底。

我们是一个大的家族,有些心怀叵测的人混进来也是很难免的,我接纳他们,将他们当成是家人,可这些内贼却只想着破坏家族的利益,将兄长们送入监狱,伤害着我们的感情和自尊。”

德维特吐掉口中的鲜血:“那么,刚才的戏码是最终测试,还是说,以后会有更多的试探?”

老者回道:“我想已经够了,孩子,如果你是某个从警校里被长官秘密挑出的优等生,当枪指着你的头时,你的眼神不该是那样的。”

“哦?哪样?”德维特笑着道。

“我见过很多卧底面临致命威胁时的样子,人到了那个时候,会想起家人、任务或是他的长官,总之会回忆些有意义的事情,即便他表面上很镇定,准备好了面对死亡,但有些情感是无法掩饰的。

而如果是个被冤枉了的恶徒,在那一刻会表现出愤怒、不甘,更疯狂一些的家伙,比如你,看上去在想些无聊的事情,比如今晚的晚餐会吃些什么。”

“呃……先生,请问您是?”迈克在旁边打断道。

“约瑟夫·卢切斯,我想你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年轻人。”约瑟夫回道。

迈克低头笑了:“呵呵……很荣幸见到你先生,我想如果我今天能活着走出这里,今后也当不成守法公民了。”

约瑟夫道:“你早就不是什么守法公民了,迈克。”

德维特则显得颇为兴奋:“是什么让卢切斯家的老板选择亲自见我呢?你最初坐在这间屋子中的时候,应该还没有听到迈克的叙述,只是看过报上的报导而已,难道……”

约瑟夫接道:“即便是我,在看到报导以后,第一个怀疑的人也是桑尼,而他,不敢在我面前说谎。”

“哼……明白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你也想赌一赌,我就是真正的顾问,因为你现在就需要‘顾问’。”

约瑟夫道:“年轻人,我已经查了一些你的事情,德维特·莱尔这个名字只是个符号,就如同‘顾问’这个称号一样,代表不了任何东西。目前,我有九成把握,你不是警方的人,但对于你就是顾问本人这件事,我却连三成把握都没有。

也许昨晚你确实干了笔黑吃黑的买卖,但据我所知,这世界上,有一些具有特殊才能的人,有人叫他们超能者、能力者或者干脆叫怪胎,如果你是他们中的一员,我想,对付托尼和乔那几个人,还是有可能的,逃过一般警察的追捕也都说得通了。”

德维特道:“你不需要能力者,因为那会召来HL这种级别的部门介入,是黑帮的禁忌,也是一道危险界线;你所需要的是‘顾问’的智慧,是犯罪的策略,这才是你想要的。”

约瑟夫道:“很正确,昨天你主动找上桑尼,说明至少短期内,你只想跟我们卢切斯家族合作,而你的立场问题,刚才也已经测试过了,现在我不管你是否是所谓的能力者,假如你是顾问,我会雇佣你的,当然我只需要你提供的计划。”

德维特道:“假如我不是呢?”

约瑟夫站起来,亲自为德维特和迈克松绑,并一边说道:“你最好证明自己是,因为我的期待已经被提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他又对迈克说道:“还有你,以后就只为卢切斯家族服务了,我想,以你的才能,很快就能位居桑尼之上了。”

迈克道:“先生,桑尼可是姓卢切斯的,是你真正的亲戚吧……”

约瑟夫耸耸肩:“那当然,不然那种蠢货早就被我扔进海里了。”

“呵……呵呵……”迈克生硬地笑着。

德维特则是活动了一下筋骨:“我确实有一笔大买卖要和你谈,卢切斯先生,不过在那以前,既然你仍然对我的身份有质疑,我就趁着托尼和乔尸骨未寒,再免费替你完成一件事吧。”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小儿脾胃虚弱用药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治疗措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