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双辽信息网 > 星座

扶不起的分布式光伏

发布时间:2019-08-15 19:44:22

  分布式受到政府力推,但并未得到市场的追捧。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4年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目标800万千瓦,实际完成205万千瓦,仅完成目标的四分之一。

  与地面大型光伏电站相比,分布式应用范围广,在城乡建筑、工业、农业、交通、公共设施等领域都有广阔应用前景,同时装机容量小,便于就近消纳或并。

  是故,2014年,国家能源局将分布式光伏发展目标调高于地面电站目标;2015年,国家能源局取消对自发自用分布式光伏项目的指标限制。

  但由于投资成本偏高、收益偏低等问题,分布式光伏落地效果欠佳。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对《财经国家周刊》表示,我国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潜力达 00吉瓦( 亿千瓦),当前需要重点解决好政策落实,优化流程,实现毫无障碍的安装并和补贴发放。

  下一步则是立足于本地消纳,建立地市级的分布式电力市场,确立分布式光伏发电企业的售电主体权利,优化利用,推动分布式光伏发展。

  政策遇冷

  湖南娄底华辉节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志华对《财经国家周刊》介绍,目前,国家给居民及企业自发自用分布式光伏0.42元/度的补贴,电也免去了一切并费用。不过,居民与企业对于投资建设光伏电站十分冷淡,缺乏积极性。

  态度冷淡主要源于收益性偏低。对于用户来说,每瓦8元的分布式光伏电站投资成本偏高,加之我国实行的是较低用电价格,需要810年收回成本。由于分布式电站采取余量上,卖给电企业的电价格参照脱硫煤电标杆上电价确定,但煤炭价格持续走低,燃煤机组标杆电价处于下调趋势,导致分布式上部分的电价收益减少。而且,国家发放0.42元/度的补贴,同时要征收17%的增值税。

  为了增强说服力,蒋志华在自己家屋顶建设了 千瓦的分布式光伏,但他与小区管理部门和供电局沟通后,两者都不同意。在娄底市发改委多次协调下,项目才最终被同意建设。

  麻烦接踵而至。电站建成后需要接入电,当地电力局称,没有双向计量的电表。一个月后,电表才到达现场,但具体哪个部门负责安装并,再次卡壳,又等了两个月。

  另一位分布式电站开发企业负责人也表示,他现在有三个项目已经准备给客户退钱了,实在太难开展。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财经国家周刊》说,屋顶产权共有、投资回报周期长、安装备案复杂、融资难等一系列问题,制约了屋顶资源的开发利用。

  今年4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电力建设工程质量专项监管报告指出,在分布式光伏发展较快的河北省,也存在规划指标落实慢、并管理不规范、财税政策执行不到位的实际问题。

  第三方投资受阻

  自发自用积极性不高,第三方专业投资者也难有热情。

  海润光伏副总裁李红波对《财经国家周刊》介绍,分布式光伏单体装机量小,同样的装机量,要付出地面光伏电站近 倍的人力、物力。更为尴尬的是,将电站建在别人屋顶上,即便有合同约束,依然面临众多不可控风险。

  为了规避上述风险,部分投资方计划将 余电上模式 改成更为稳定的 全额上模式 ,以便拿到1元/度左右的并电价。不过,这一模式虽得到一些政策方人士的支持,却至今尚未落地,因为地方电对全额并模式态度 非常不积极 。

  在少量条件较好的地方,也出现了 屋顶争夺战 。慧能阳光电力科技有限公司CEO任凯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在中东部地区,自发自用或并条件较好的屋顶资源越来越少,同一屋顶,数家企业在争夺,导致屋顶成本远远超出实际价值。

  2014年9月,国家能源局发布《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提出利用废弃土地、荒山荒坡、农业大棚、滩涂、鱼塘、湖泊等建设容量不超过20兆瓦的电站,列为就地消纳的分布式光伏电站。

  对于全额上类分布式电站,政府采用了比一般审批程序简单的备案制,但实际上往往也不容易。

  一个项目从地方能源管理部门递送到省能源局,并报到国家能源局,往往要三个月以上时间。 李红波说,除周期长外,部分地区要求对全额上的分布式光伏电站进行环评,提出施工资质等具体要求,提高了进入门槛。

  融资难老问题也仍然存在。相对于地面大型光伏电站,银行对分布式光伏电站资产属性认可度低,如没有其他资产一同抵押,则不可能放贷。

  破局之道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处江华对《财经国家周刊》表示,解决光伏电站建设瓶颈,应从新建建筑屋顶开始。

  具体办法是,对屋顶面积达到一定规模且适宜光伏发电应用的新建和改扩建建筑物,要求建筑业主和使用单位,自建或与专业化企业合作建设屋顶光伏发电工程,主动协调电接入、项目备案、建筑管理等工作。在建筑物建设时增加,相对于建筑物的投资,投入占比很小,便于用户接受。

  政府机关要率先垂范,带头安装,将可再生能源的利用纳入地方政府的业绩考核范围。加强对地方政府和地方电企业的监督,以解决部分地区政府和电企业消极怠慢、被动服务的局面。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建议,可以将大规模分布式发电并引起的电投资纳入输配电价统一考虑,为分布式发电顺利并创造条件。

  对于业界普遍面临的资金难题,SPI绿能宝董事长彭小峰认为,采用的融资租赁方式,让社会公众参与到新能源建设中,一定程度上能化解分布式光伏电站面临的融资难题。

  李红波则表示,光伏电站有电价销售收入、补贴和稳定的现金流,银行应以这两种权益作为担保,不必要求抵押其他资产。至于备案问题,应将分布式电站的备案程序倒置,对建成验收合格、能够并运行的电站备案,避免有人备而不建、有人想建又长期排队。

2014年汕头零售D轮企业
优孕行
共享出行方案解决提供商一点出行与北汽银翔达成战略合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