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双辽信息网 > 星座

一次浪漫之旅成就的爱情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12:48

陈桃花一直认为自己是很幸运的,就连给在海南三亚出差的男朋友一个意外惊喜都显得那样顺利。可是,自认为幸运的她在那次名为“以爱的名义”为主题的旅游,彻底瓦解了先前她的幸福感与满足感。  她从酒店总台那里问来了男友阿健的房间号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营造一个温馨而又浪漫的气氛,在出发前,母亲就对她说,自己的幸福就该主动出击,既然他没提及结婚的事情,那么就让她提好了。这有什么?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女孩追男孩不算是新鲜事了,女孩向男孩求婚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要做一个牢牢抓住幸福的女孩,而不是傻傻地等着别人来求的女孩。  躺在那张宽大的床上,她花痴似的想象着当阿健看到她精心布置的一切,无比感动地答应她的求婚。从这一刻开始,她和他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他给她画眉、她做饭给他吃,有了孩子,她就安心的在家做全职太太。不行不行,再这样想下去的话,就没时间布置了。打消这一切念头后,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很卖力的布置着。在她的布置下,一个有红酒、有烛光、在床上有花瓣的空间就呈现在她面前。她自言自语地说,陈桃花,你真棒。  她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练习着准备要说的话,这时钥匙转动门把的声音响起,她倚在门框上见到的是两个相拥的身影,听到的是两个熟悉的声音。此时她的处境很是尴尬,不知道该出去还是该躲在这狭小的卫生间里。最后她还是决定偷溜出去,两个正在你侬我侬的人怎么会注意到她呢。从而她很顺利地来到了窗边,打开窗户站在了窗台上,吹冷风,贴着墙壁的她看着下面小如蚂蚁的车子,心怦怦地乱跳。本想着等两人出门后在从他的房间里逃离现场的她,居然让她碰到了更倒霉的事情来!  倒霉的事情要么不来,一来就一箩筐。住在隔壁房间的团友庄佳伟站在阳台上和他的女朋友聊天时发现了身贴墙壁的她:“陈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这儿,不用你管啦。”她小声地说道。  “不行你这样很危险的。快点进去啊。”他摆摆手让她回屋里去。  “阿伟,人家都说用你管了,你就不要管啦。”  “不行啦,她这样真的很危险。”他对她说,转而又对她说“陈小姐,要不你过来,我帮你。”  “我喜欢待在这儿。”  女友在一边催促他,提醒他不要多管闲事。但是他还是不放弃:“难不成,你想要……”最后两个字他不敢说出口,他生怕自己一出口,就是在提醒她,这样岂不是伤害了一条生命?  “嘘,小点声啦。”她很害怕被房里的两个人听到,不知不觉间放大了声音。  听到响声的阿健放开被他拥着的女孩,走到窗前,打开窗帘,双手环保于胸:“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进来。”  “阿……阿……阿健,那……那……那个,我……”在他面前她总会不由自主地显示出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对于他的话,她始终没有免疫力。她听话地进到了房间,也见到了她,一个她以为声音相似人不同的人,一个她以为是因为阿健寂寞而找的人,但是眼前的她,是她最要好的朋友。这样的两个人,现在联合起来背叛她“嗨,小玉,你,怎么也在这儿?”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但是在她的脑中,她已经将她大卸八块了。  “是啊,桃花真巧哦。”她嗲声嗲气地答着。  “既然碰上了,那么我们就谈谈吧。”  “不用谈了,真的,阿健,我都明白,你一定是在外工作太辛苦了,阿健我会努力的成为心中的那个……”  “陈桃花!”  她知道当他叫她的全名时表示他已经很生气了,她安静下来,跟着他来到露天饮吧。海边的风有点凉,但是再怎么凉,也没有当桃花听到他接下来所讲的一番话那么冷。  “阿健。”  “桃花。”  “你先说。”  “桃花,我们分手吧。”  “阿健,刚才,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你还不明白吗?我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  “怎么会。我不相信。我对你那么好。全心全意的去对你。你出差了,我还去你家帮你打扫。”  “就因为你帮我打扫,你在我家打碎多少东西。”  “我那不是要帮你……”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阿健起身要离开,这时她问站在她前面的他:“这两年来你爱过我吗?”  他转身看她:“当初追你,就是因为无聊和朋友打的一场赌局。赌我能不能跟遇上的第三个女人恋爱并维持两年的时间。”说完不再理会她。我只是他无聊时的一个赌局,她的心里如是想着,快步上前,拦住她的去路,问:“那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一块钱。”  “哼……哼……哼,一块钱。这就是你和你朋友的赌注。”她看向他,抬手就是一巴掌,当着她的面。然后跑开,就算要流泪,也绝不能在这里流。  庄佳伟报这个团就是为了向相恋多年的女朋友卓玉婷求婚的。从认识到现在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间他求了三次婚,但每次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而这些理由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就是不够浪漫。为了能让她既有心情又有浪漫,于是他带着她来到三亚,希望借此能让他的第四次求婚成功。  这是来三亚的第二天,也该他阿伟倒霉,每次要向女友说出那重要的三个字时,总是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他们的中间。这个声音来自哪里?当然是来自那个被他误认为要自杀的女孩——陈桃花是也。她看着他的背影愤恨地说:“你让我失恋,我也让你求不成婚。”就这样,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有她的身影和声音。  终于,让阿伟逮着机会了。他拦住她的去路:“陈小姐,我好像跟你没什么冤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是你先害我的。”桃花扬着眉毛眼里尽是对他的愤怒:“是你害我失恋的,我也要让你求不成婚。”  “你这人报复心怎么重啊。”  “重又怎么样?我愿意。”对于能破坏掉他的求婚,她是相当高兴的,她突然想唱那首《解放区的天》歌来,“你那个女朋友如果心里有你,就算你不求,她也会跑着求你来了。”当她和他说话时,眼睛无意瞟向酒店阳台上两个相拥的一男一女“咦,那不是你女朋友吗?旁边的那个是谁啊?”他随着她的眼睛转头望去,虽然看到的只是背影,但是他已经确认无疑了,拔腿向酒店跑去,她跟在后面。  在走廊,庄佳伟看到卓玉婷同一个男人一起从房间里出来,看样子还很亲密。当卓玉婷见到庄佳伟时还有点愕然:“阿伟。”  “他是谁?”庄佳伟指着卓玉婷身旁的男人问她。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  “好朋友用得着在房间里……”  “我们只是好朋友。”  庄佳伟不相信卓玉婷的话问她:“真的只是好朋友吗?”  卓玉婷知道佳伟不相信她,这么多年下来,她怎么会不明白,但是已经走了这一步,她已经没法再回头了,她说:“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那我们就分手吧。”  “十年的感情,还不如他吗?”庄佳伟质问卓玉婷。她没有回答,只是决绝的从庄佳伟和陈桃花身边走过,没有回头。她害怕一回头,她又心软了,那她的梦想就碎了。见识到了她的绝情,他的心一下子从温暖的三亚飞到了冰冷的南极,还不算,他是被脱光了衣服丢在了南极。陈桃花不可思议地看着卓玉婷地离去,上前安慰他:“对不起,那个庄先生,我不是故意要破坏你……”  他的眼睛迎向她,眼神里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厉声问她:“她跟我说‘分手’了,你现在满意了,你的目的达到了。”用手捶酒店的墙壁。  晚上,因为分手事件而令两个郁闷的人泳池边相遇。  “今天让你见到了我的狼狈。”  “不是啊,她不要你,是她的损失。”  庄佳伟拿出戒指:“这个我本来是用来准备跟她求婚用的。”  “这个戒指我本来也想要买的,可是太贵了,买不起。”陈桃花指着他手中的戒指。  “现在它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说着将它扔进泳池。  “喂,这么好的戒指,扔了多可惜啊。”说着她跳下泳池找起戒指来,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她找到了,“哎,我找到了。”她扬着手中的戒指,“那个,人呢?”  阿伟和玉婷分手的第二天,玉婷就退团和退房了。她挽着他,提着行李要做计程车去机场。这时,正好让陈桃花遇上了。她追到门口,叫住她:“卓小姐,我想你和庄先生一定是误会了。庄先生他真的很爱很爱你,所以能不能不要走。”她略有迟疑,看到站在她后面的他,还是下定决心:“庄佳伟,我和你,已经结束了。还有,你能不能像个男人样?为什么我们之间的事情还要一个外人替你说好话?”又一次转身回头。她拉着他、推他,叫他去追她。他挣脱开她的手:“陈桃花,你是不是很空?还是你真的很爱管闲事?我的事不用你管啊。”说完走出酒店外头。她看着他的背影,嘴里碎碎念,难道帮人都会有帮错的时候?她真的有点不明白了。  下一分钟,阿伟和桃花在海边的长椅前相遇。她见他时,他正拿着一罐啤酒往肚子里灌。她看着他,有点迷惘。这样的他,看起来是那样孤单,他似乎感应到有双眼睛在看她。他抬头看见她,坐。她顺从地在他旁边坐下,他递给她一罐啤酒。她接过,没打开,只是手里拿着。他幽幽地问她,他是不是很没用?连让女友流下来都要别人的帮忙。一边说一边喝还一边哭,全然没了男子气概。听他这么一说勾起了她的伤心事来,本来想要努力忘掉的,但是,有些刻骨铭心的事情,想忘是很难忘掉的。她说,他的女朋友至少还爱过他。但是她的男友呢?两年的感情,换回的却是无聊时的赌局,而且赌注还是一块钱。也就是说,她只值一块钱。他笑着说,两年算什么?十年了,他全心的投入,全心全意的爱她,十年了,但是还不是一江春水向东流。两个被情所伤的人,各自诉说着彼此的情伤,谈及伤心处,两个还抱头痛哭,这还不算,互相扶着继续喝……  又一轮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七仰八叉地桃花和阿伟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在同一张床上时,惊呼出声。两人看看各自的衣服,她试探着问:“我们昨天没什么事发生吧。”  “你看我们的衣服都好好地,不会有事发生的。”  “那个,昨天傍晚,你心情不好在海边喝酒,然后你看到我,给了我啤酒。”  “然后我们两个就一起喝酒,然后就跟着我回来。”  “是你硬拉着我来的,还说到了房间里要继续喝。”  “就这样,我们只是一起喝酒,没有其他的。”  “当然只是喝酒,没什么其他的了。”  “对……对,我们只是喝酒,没其他的了。”  “那个我要回去了。”她满脸通红,要是被家里知道的话肯定要翻天覆地了,就连相恋了两年的男友,她都没在他那里过夜,可是现在……他正要替她开门,她又折回来:“不行,不能从这里出去,这里太不安全了,还是走后门好了。”说着她和他从后门出去。当两人刚下后面的楼梯时就遇上了早锻炼回来的一对老年夫妇团友。她微笑着冲两人问好。  “咦,陈小姐,你怎么和庄先生……”  她连连摆手:“我跟他,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  那位老先生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我们明白。”在他们看来两个都失恋了,没什么不好的。  “他们的话,你千万别介意。我先回去了。”她说完就走了。她是真的不想在这儿待上一分钟,生怕等下又会遇到熟人。  在大厅里导游向大家说着待会要去的地方,现在她叫人们先去吃早餐。他和她在大厅里相遇。他是来退房的。她看着他:“怎么你要走啦?”  “嗯,婷婷走了,我也没留下来的必要。”  “也是。哦,这个还给你。”她从口袋里拿出戒指“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乱丢呢。”说着把它放到他手心里。”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你感冒了?”他用手摸她的额头。  “可能是吧。”  “反正我还没退团呢,我还是留下来吧。”  “可是你不是要回去了吗?”她婉拒他的好意。他固执地留了下来,再怎么说,她的感冒也也是因为他而引起的,他有责任照顾她。  在餐厅里,他给她打了一些容易消化的点心。这时有一对年轻的情侣走了过来,告诉他们,他们真的很般配。要加油!她笑着赶他们,回头感觉还是挺尴尬的。在一路的游览中,他故意走在最后面,和她并排走着。这时她因为脚底打滑,扭到了脚,他不说二话,背起她,这一路,他就这么背着她。她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和其他团友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这时在餐厅里的那对年轻情侣又对她说,他是个很不错的人。现在他和她都失恋了,不妨考虑一下他。她若有所思,但是也告诉他们不要这么八卦。回到酒店后,他向酒店的厨房要来了冰块给她敷,就这样,她感受着他的细心。  这是来三亚的第五天,这一天的桃花和阿伟真的算得上是从死亡线上逃脱出来的。事情是这样的,她和他一起走进电梯,可是电梯在当中突然停下,灯也暗下来。她很害怕,害怕的哭了起来,而且是歇斯底里的,用脚踹门,希望能有用,但是门就如同铁板一样,一动不动:“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你还是留点力气吧。”在这种时候他异常的冷静“我已经按了呼救铃,外面的人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  “我不要这么快就死掉啊。我还这么年轻,还没结过婚,还没当过妈妈,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   共 750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