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双辽信息网 > 美食

争鸣颠覆西游系列之闹天宫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7:35

一、横空出世  我昏昏沉沉的睡在这块石头里,不知道过了几十万亿年。  朦胧之中,好像听见外面有个叫盘古的,使劲抡着一把烂斧头在开天劈地。后来又听到哗啦啦震耳欲聋的动静,大概是天塌地陷了。然后貌似有个叫做女娲的,拿了些七彩石头在修补天上的窟窿,和了些烂泥巴,填平了地面的凹陷;最后,又用剩下的下脚料做出了男人和女人,做出了海河里的鱼虾,山峦里的百兽。  又过了很久,到底是多久,就是很久的很久……我在石头里感到浑身燥热,正在难受的时候,听见一个叫做后羿的说:“鸟老天,一下子多出来了九个太阳,难道要把人们热死。看我射它下来。”隔着厚厚的石头,我都能感受到他愤怒的在疯狂。然后,我听见利箭破空的声音;再然后,我连续不断的听到了远处轰隆隆有天体坠落的声音。再再然后,我听到了人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我的体温,于是恢复了正常。  我已经习惯了待在石头里的日子,无忧无虑,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岂不是悠哉游哉。但是有一天,有个叫做吴承恩的干巴老头对我说:“出来吧,臭猴子,你的故事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既然大幕已经拉开,他们是不会让我这个主角安逸的躲在石头里面做大梦,我还有我的事业。是啊,是到了我闪亮登场的时候了。  于是,我轻舒猿臂:只听见咔嘣嘣一声巨响,包裹着我的巨石崩裂开来;我,这时候还只是一只猴子,一只没有名字的猴子。  我一看我身处的所在——好一座险峻奇秀的山,云雾缠绕,草木葱茏,花鹿越涧,青鸟翔空;漫山遍野都是数千年以上的果树,一眼望不到边;微风轻送,花香扑鼻。  我决定,就把这人间仙境叫做花果山了。  我恣意的跳跃,放纵的咆哮;浑身金毛,手脚灵活,奔跑如飞;与狼虫虎豹为邻,身后聚集了大片的猴子猴孙,他们都是我的忠实粉丝,并且还是铁杆的。  这一天,我和粉丝们沿着一条溪流往上走,想去看看它的源头。走了半天,听见前面传来水声的轰鸣。转过一道弯,果不其然,好一道瀑布,如一挂水帘映在我的眼前。  我刚想拽出几句馊文来咏哦一番,忽然看见临溪站着一个青衫长髯,面容白净,手拿一枝梨花之中年人,我们权且称呼他为李白吧。  我的无名诗还在脑海里没成型的时候,李白的诗,随着他的摇头晃脑传进了我的耳朵: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我禁不住的喊了一声:“好。”  我身后的猴儿们,也齐声跟着随声附合了一声,哈哈,差点把李白吓得掉进溪水里。  我说:“哥们,你的诗颇有大家风范,将来必会千古流芳,不介意的话,我给你稍微改改可好?”  李白对我一笑:猴头,说来听听。  于是,我也学着他摇头晃脑的读诗,读成了下面的这种格式:    日照香炉生,  紫烟要看瀑布,  挂前川飞流直,  下三千尺,  一时银河,  落九天。    李白对我大拇指一竖:“好一个聪明绝顶的猴头,看来,我的诗要去庐山瀑布印证一下了。”然后把嘴附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猴头,这个水帘里面,其实是一个天然的石洞,使用的物件一应俱全。这个秘密我只和你说,你知道该怎样办了吧。你忙吧,我要去庐山了,祝你好运。”  送别了李白,以后的事我也不再细说了;反正,是我顺理成章的发现了水帘洞,顺理成章的成了他们的王。    二,拜师学艺  花果山上,无忧无虑的岁月如水,转眼间,十年的光阴,不知不觉的就这样溜走了。  这一天,确切地说是我横空出世的之后的第三千六百五十一天,我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那就是,我要出山拜师学艺。  由于决定的不平凡性,关系到我的前途和这篇文字的走向,就连现在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都对我当年的英明决定赞不绝口。一个决定,使我从一个普通的猴子变成了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猴子。  当我要拜师的消息传到花果山外面的时候,恳求做我老师的来信络绎不绝。他们知道,只有遇到一个好学生,才能成为一个好老师,特别是像我这样的天赋异禀的学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我并没有被雪花般的求生信冲昏了头脑,我决定:招标择师。以实力确定师生关系,优胜劣汰。经过多次筛选,有一份投标书引起了我的兴趣,投标书全文如下:  本校办学历史悠久,师资力量雄厚,拥有万年以上修行经验的三界知名教授不计其数,本校试学期一个半月,学员满意后再交学费,本校与天庭地府等知名单位订有人才输送协议,学员毕业后可保送到以上单位工作。本校承诺,三年之内教会学员若干般变化,学会各种飞行术,包腾云驾雾,筋斗云等等……本校地址: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校长菩提祖师欢迎你的到来,本校从不派人接站,望广大学员不要轻易上当受骗,切记:千万不要乘坐黑出租,小心被宰。  在投标书的附页,罗列了一些从学院毕业后混出一定地位的人士:像牛魔王、哪吒、本·拉登铁臂阿童木以及太极师祖张三丰等等。  就这样,经过反复对比,我决定去菩提老祖的学校溜溜。  长话短说,我踩着一根芦苇飘过了茫茫东海,来到了灵台方寸山,走进了斜月三星洞,见到了仙风道骨的菩提,拜在了他的门下。这就是后人常常提及的一苇渡江。  学校学科分类众多,有得道成仙科,歪门斜道科,腾云驾雾科,天马行空科,为所欲为科……我偷偷送给老祖几条花果山牌香烟,几箱水帘洞牌干红。老祖把我安排进了天马行空贵族班,我,任班长,后来成了我的结拜兄弟的牛魔王为付班长,我们俩的友谊就是从这里开始建立起来的。  告诉你们,到现在为止,我终于告别了光着屁屁的生活,花了二百五十两银子,穿上了学校一订制,印着灰太狼头像的学生装。  丰富多彩的学校生活至今记忆犹新,曾经和老牛一起敲诈过拉登的银子,打得阿童木屁屁里往外喷火,还在老祖的后背上描画王八……  一个宿舍住八个同学,我是舍长,轮流清理卫生。我把自己排在了星期八,基于此,全校师生都尊称我为星期八,也正好,我不太喜欢那个干巴老头给起得叫孙悟空的名字,于是,学校的花名册上就有了我星期八的大号。后来,他们也有的叫我八哥,有的叫我八爷,最可笑的是菩提老祖,有一天喝醉了酒,竟然拉着我的毛绒绒的手,嗲声嗲气的喊我星爷。我靠,难道我像周星驰一样无厘头吗?  敲来的银子花不完,我都送给了校长,有钱能使磨推鬼。菩提老祖亲自给我开小灶,很快,我就学会了七十二般变化,学会了筋斗云,一个筋斗能绕地球一圈半。学会了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三年的时光弹指之间,转眼就要毕业了,我忙三活四的上网搜集整理资料,准备克隆一篇毕业论文,论文的题目叫做《论圈地祸国》。  附:《论圈地祸国》获得学校当年度萝卜眼文学奖。  田地,养生之本也;布帛菽栗皆从土出,黔首小民赖以为食,宗庙社稷赖以富强;我浩浩华夏,泱泱子民愈一十三万万有余,而政令之田亩红线仅一十八万万亩。今圈地换田所到之处,良田荒芜,人民流离;厂矿半新,污水横溢,飞鸟不栖,走兽掩鼻。尝不闻千里黄沙蔽日,北疆暴雪,南国垮堤;尝不闻汶川天怒,云贵雨稀,人怨神怒,谁张纲纪;兹上所举种种,盖因无序开发,毁林卖田等等所致。君不见纨绔锦衣,豪掷万金置良田,此诚与跑马圈地何异之有?君不见浮夸政客,轻点一指拆千宅,此诚与悍匪毁家何异之有?  吾在菩提麾下,仰星月之辉,参禅悟道,静观红尘翻滚,掬肺腑之言慷慨陈词;诚望敲山震虎,点醒世人;莫以一时功利毁千秋基业也。-    三、龙宫寻宝  我恋恋不舍的辞别了菩提祖师和一众同门,轻轻一纵,一个筋斗回到了朝思暮想的花果山。  说起这次学成回山,在路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诸君莫急,听星期八给你细细道来。  那天我急着回家,施展祖师亲传的筋斗云,眨眼之间就出去了十万八千里。身边祥云环绕,好不惬意。手搭凉棚低头一看,坏了,貌似过站了,而且还距离不短。没办法,又掉转云头回到了三星洞,请教老祖驾驭筋斗云的诀窍。  又跟老祖学了一天,终于熟练地掌握了驾驭筋斗云的全部要领。都怨我,急急忙忙的回家,没把筋斗云的全部操作要领吃透。菩提老祖详细的询问了我在空中的使用细节,然后,教会了我如何使用瞬间加速,左右转向,紧急制动,空中悬停等等;又把程序升了级,新添加了天宇定位系统。临别,老祖把筋斗云的使用说明书掖在了我的怀里,把我激动的唏嘘不已。  花果山依旧是草木葱茏,鸟语花香;水帘洞,依旧是飞瀑悬壁,翠藓堆蓝。远远地,我就隐约看到了水帘内的两行大字: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我禁不住的大喊:“孩儿们,大王我回来了,大王我回来了。"  喊声未绝,漫山遍野窜出了我的猴子猴孙,满以为他们见了我会欢天喜地,没想到都一个个的愁眉苦脸。我问其中的一个老猴到底出了啥事,老猴子泪眼汪汪的说出了其中原委。  原来,此山隶属东胜神州傲来国所辖,一月前,国王派来了主管地亩的大臣来,丈量了整个的花果山,还在水帘洞的石门上贴了封条,对猴子们下了逐客令,说是限期三个月拆迁,这儿要搞啥子开发,建设全国最大的蹴鞠场,好吸引西牛贺州、南瞻部洲,还有北俱芦洲的达官贵人来这儿赏风景,赛蹴鞠,花银子。猴子们没有法子,只得眼巴巴的等着我早一些回来出主意。看来,我要是再晚两个月回来,猴儿们就都无家可归了。  呀呀,真真的要把我气死。我火冒三丈的说道:“孩儿们,现在是官逼民反,正好就借着这个因头,大王我领你们占山为王,自由自在的干一番事业吧。”  众猴子一听,都欢呼雀跃,齐声大喊:“我们听大王的,愿意跟着大王,一切都听大王的。”  其中的一个老猴子说道:“大王,我有一言,不知是否当讲?”  我对他点了点头,鼓励的说:“但说无妨。”  老猴咳嗽了几声,说道:“大王,要想轰轰烈烈的扯旗造反,在此山常占,就必须操练兵马,我们的兵员不成问题,可是我们现在赤手空拳怎样操练,闻听咱水帘洞前面的水潭,直通东海,那东海龙王敖广,富可敌国,兵多将广。大王此次学艺不知手段如何,如有过人的神通,何不到东海龙王家里拿些兵器来,我们操练猴兵;操练成熟了,何惧官兵再来强拆我们的家园。”  好计策,我赞赏的看了老猴子一眼:“孩儿们,你们且自玩着,待俺星期八到龙宫去走一遭,借些趁手的家什来大伙用用。”  星期八?猴子们瞪着好奇的眼睛,有些不知所云。于是,我又对他们粗略的说了我名字的由来,猴子们对我的聪明都表现的由衷的佩服,此话暂且不提。  闲话少说,我走到潭边,使一个闭水法,捻着诀,扑的一声,钻入波中;分开水路,径入东海水底。正行间,见一水怪拦路问道:“何方神圣,竟敢擅闯龙宫,你不知此为水军禁地吗?”  我笑了两声,大大咧咧的说:“你可是巡海的夜叉,快去告诉你家龙王,就说住在他上面花果山的八爷前来拜访,让他速速出来迎接,如若不然,哼哼,叫他吃吃我从没演练过的手段。”  那夜叉见我来者不善,倒也乖巧,忙不迭的去通风报信去了。  远远地,我就看见了金碧辉煌的龙宫,端的是气势非凡,水晶做的柱子要几个人才能够合抱过来,珊瑚玛瑙,珍珠翡翠把整个龙宫镶嵌的流光溢彩,夺人耳目。  东海龙王敖广,领着龙子龙孙,虾兵蟹将远远地迎接着我,到了宫内,龙女给端上了香气四溢的茶水,我轻轻的抿了两口,开门见山的说道:“敖广,星期八此来不为别事,听闻你的兵器库中兵器甚多,借给我几件用用,要不然生锈了岂不可惜?”  敖广对我一抱拳:“上仙,兵器倒是不少,可都有登记造册,借给你,到时候上面来查我可不好交差。”说着,用眼睛瞄了瞄我身上穿着的学生装。  嘿嘿,我冷笑了两声:“好个不知好歹的敖广,你在狗眼看人低啊,今天八爷不发威,你以为我是病猫吧?”  话未说完,我一把就扭住了敖广的脖子,没用多大的劲就把他按到在地,一只脚踩住他的脊梁,作势就要抽他的龙筋。  看来,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拳头大了是哥哥。敖广一看我真的要抽他的筋,立马口气就软了:“上仙饶命,上仙饶命,龟丞相,你不长眼吗,抓紧带八爷去咱的兵器库,要多少,我就送给他多少."   好大的兵器库,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拐子流星,锤鞭棍矛;摆放整齐,琳琅满目,看得我有些眼花;龟丞相点头哈腰的说:“八爷,您要多少,说个数吧?”  我说:“去和敖广说,这些我全要了。”  龟丞相:“那您拿的动吗?”  我说:“少废话,拿动拿不动与你无关,八爷我自有手段,你以为你是谁啊,太平洋上的警察吗?你和敖广说说,这些兵器我的猴儿们用还可以,没有一件适合我用的,叫他抓紧给我想办法,要不然,我拆了他的龙宫,快去。”  一会的功夫,敖广过来了:“上仙,你力大无穷,神通广大。我的龙宫里可没有你能够趁手的兵器。”  我刚想发作,只听见敖广陪着笑说道:“不过,此去东北二百里,新近倒有一根从海面穿入海底的神铁,五尺粗细,不知其长,成天价吱吱的在打转,炒的龙宫不得安宁。八爷若有手段,何不跟我去看看,若能把它拿去使用,我再赠你一身铠甲如何?”说着,小心的摸了摸我身上不得体的学生装:“你看,你看,这件衣服直接和你的身份不和谐啊?” 共 1967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功能障碍
昆明专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怎么预防成年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